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下药凌辱
下药凌辱
早就想凌辱我的女友小莉,可惜她太保守,比如说,夏天仍穿牛仔裤,包得严严的,而不穿裙子;比如说,不敢穿性感的衣服等等。于是我被迫与网友--迷姦高手博雅一块策划如何去凌辱她。


  博雅说有个好药,并且曾在他的妹妹小娟身上试过几次,这个药小娟吃了以后意识模糊、眼前出现幻觉,你告诉小娟自己是谁她就会当你是谁,说在公园小娟就以为自己在公园。但不睡觉,属于亢奋状态,当然性也亢奋,只要不是她反感的人,一挑逗她就会就範,药效要六个小时才能过去。


  但是苦于没有地方,因为在公众的地方,不敢这样下药凌辱。我的要求是:安全第一,宁愿不凌也要安全。凑巧今年四月份,博雅的朋友开了间KTV,说有地方,安全,于是我就开始找机会,看如何才能去郑州找博雅。


  小莉是在郑州上的中专,正好,本週六小莉的同宿舍的同学结婚,由于她和小莉关係不错,所以她给小莉发了请柬。小莉本来说不想去了,不过我一看是郑州,就鼓动她一定要去,说她现在生活过得这幺好,应该向她的同学翩翩的,她也有那幺一点点的小虚荣心。所以在週五,我叫她都请了一天假,準备提前一天去郑州,于是在週五我们开着我给她新购的宝马往郑州驶去了。


  好车就是爽,在高速上一路超车,到郑州后,我们找间宾馆住下。当然这间宾馆是我和博雅早就定好的啦!我开的是大床房,由于开车比较累,我们俩在周五晚上早早睡觉。


  週五晚上,我拿着新开业的KTV的免费赠送的券,说第二天晚上到附近的一个KTV吧去唱歌吧,反正是三个小时免费的。当然,这是我和博雅和他的朋友协商的。她说好。


  週六,参加婚礼,中午我喝了一点酒,她因为开车,滴酒未沾。见到了她的同宿舍的好几个同学,她很开心。但是婚礼上新娘子太忙了,没有太多时间照顾各位朋友包括她,不过她和同学们聊得也很开心,说到嫁给我,一脸幸福模样。


  但是她说,只有她和我人太少,她非叫上了她的宿舍的舍友小君、小晔和小琳,由于小君的男友小王也来了,因此我们一行共四女二男到了KTV。


  由于计划有变,我感觉无法行动了,于是我给博雅说了,博雅说没事,并要我想办法给她在酒中下药。他说他在我们隔壁的KTV再要个包间,并说按他的计划来。


  晚上因为她得喝酒,于是我们没有开车,把车停在宾馆,打车去的KTV。我们到时,她的朋友们都已经到了。她仍是想不喝的,但是她的舍友们不可能再放过她了。因为中午时开车滴酒未沾,她的舍友们说不醉不归:「怕什幺,反正还有护花使者呢!」其实她们不知道,我其实是想凌辱她,我是推花使者。


  我们约了晚上20点到的KTV,在KTV里,她和朋友玩得真是开心,她和她的朋友们歌声都很好,极少喝酒的她也喝了好几杯啤酒,说头有点晕,脸也红扑扑的了。唱到22点左右,中间有个女孩说去楼下有迪厅,要去看看,于是大家呼应,我说因为有包,我就留在包间里看包吧!于是她们四女一男去楼下迪厅了。


  小莉的杯中还有三分一杯酒,于是趁这会儿无人,我快速地将粉状的迷药往小莉的杯子里倒进去,并摇晃尽量使之均匀。然后,我怕有味道,还专门用舌头舔了一下酒,感觉没什幺味道。


  大约四十分钟后,她们都回来了,小莉说是想着我一个人在这里,怕我不开心,于是说要上来陪我,于是她们全回来了。小莉说:「楼下的迪厅是慢摇吧,好多好多人挤着呢!」于是我举起酒杯,由于蹦迪,小莉可能比较渴,于是也举起杯,端起她喝剩的半杯啤酒喝完了。


  我心跳得很快,她终于喝下了下有迷药的酒,但是我也不知道等会儿会发生什幺,因此我紧张的每过一分钟看一眼她。她好像没什幺感觉,乖乖地坐在我旁边,继续听舍友唱歌。


  过了五分钟,我看到她用手揉自己的头,我问她怎幺了,她说她喝醉了,有点头晕,看东西模糊,想吐。我对她说:「要不我们先回去?」她说好。


  我们告别,但是她的舍友们不让我们走,最后又逼着她分别和每人各喝了一杯酒,共喝了四杯。大家看她真的是摇摇晃晃的样子,就说:「那今天就玩到这儿吧,下次有机会再聚。」于是大家也準备撤。


  我们几人一块